乐群门户网站 > 综合 > 中国汽车激荡70年:变革与突围

中国汽车激荡70年:变革与突围

2019-11-24 11:44:46   
虽然也有年轻战士心里犯嘀咕,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将成为新中国汽车工业的开创者和亲历者。这趟为期70多天访问,带来的是对国家安全与经济的新思考。顶层设计的振臂高呼,吹响了中国汽车工业前进的号角。条约

1953年9月,改编自华东野战军第99步兵师的第5师的士兵登上了从上海开往长春的火车。他们将在这辆闷热的坦克列车上度过三天三夜。

等待他们的不是战斗任务或射击,而是铲子、手推车和锤子。虽然也有一些年轻士兵在心里发牢骚,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将成为新中国汽车工业的创始人和见证人。

当时,作为一辆进口汽车,车里坐着的不是领导人就是外国商人。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四轮外国汽车甚至不能坐在他们的梦里,更不用说制造汽车了。

然而,对于经历过顽强抵抗和内战的中国人来说,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换枪。当时,向外国人学习技能来控制他们是不可行的。汽车工业正在苦苦挣扎。建国两个月后,毛主席第一次出国,登上了开往莫斯科的专列。

到达苏联的第一站是参观斯大林的汽车工厂。毛主席站在机器轰鸣的工厂里,对他的随行人员说:“我们也需要这样一个大工厂!”回到中国后,斯大林特别送给毛主席一件特别的礼物——装甲加固Gis 115轿车。

这次为期70天的访问给国家安全和经济带来了新的思考。1950年2月14日,中俄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苏联对华援助的156个项目中,建造汽车工厂的想法最终成为现实。

顶级设计宣扬中国汽车工业的进步。条约签署后,中央重工业部成立了汽车工业筹备小组,并开始了第一家汽车厂的筹备工作。

(第一汽车厂奠基仪式照片来源:一汽官方网站)

经过近3年的谈判和准备,该地点最终被选定在吉林省长春市,靠近前关东军100部队的细菌工厂。1953年6月,毛主席为汽车厂奠定了基石,并将其命名为“第一汽车厂”。与此同时,他发布了为期三年的建筑指令。

来自华东野战军第99步兵师的第5师的士兵将奉命在新中国建立第一家汽车工厂。只是面对中国薄弱的工业基础,没有经验、没有人力、没有资源,士兵们能完成任务吗?

“好武器。我会暂时放下你,当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接你……”

去长春的士兵唱着这首军歌到达长春。在那之前,他们已经在上海江湾学习了一年,在那些充满激情的岁月里,士兵们最需要士气和力量。

“那时,我20出头,而且我很有力量。我在战场上比军队更成功。我们还在施工现场立功。我记得我每天可以完成将近40立方米的混凝土浇筑,超过了当时28立方米劳动定额的40%”当时,云光学,一个工作区的混凝土工人的班长,回忆起他是军队一个通信班的班长。

(工人建厂照片:中国建设第二局)

当时,混凝土工人是最苦、最累人的工作,他拿着一根比拇指还粗的钢筋来回搅拌混凝土,双手整天起泡。此外,混凝土运输也依赖于肩并肩的提升。为了超越日常任务,广韵还发展了单手推独轮车的独特技能。

士兵们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他们基本上是在互相追逐,竭尽全力。然而,仅仅依靠人力进行工业建设是远远不够的。当举起厂房的柱子时,支撑厂房的柱子有几十吨重。如果没有大型起重机怎么办?

这时,在我国积累了五千多年的智慧开始发挥作用。上海的老师父灵机一动,用当地的方法做了一个简单的升降装置,一个接一个地举起几十吨柱子。前苏联专家竖起了大拇指。“中国人太棒了!”

随着大量苏联支援机器来到工厂,像广韵这样的士兵也开始积极学习机器的操作。一汽的建设也逐渐进入机械化生产阶段,用机械设备吊装立柱更加方便。这也激发了士兵们的信心,他们对自己制造汽车更有信心。

十月,长春开始进入冬季。东北部的冬季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20到30度,冷得像皮肤一样。眉毛都冻住了,晚上宿舍没有炉子,没有热水,手脚冰凉。这些士兵大部分来自南方,整晚都被冻住了。

第一汽车厂前负责人黄兆銮开玩笑说,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是队里的头,冻僵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当我当旅长时,我独自去上班。吃饭时,要当排长,因为排队吃饭的人太多了。最后,在学习技术业务时,我成为了一名连长,因为我想强调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建筑商还想出了许多冬季施工方法,比如将旧机车连接到锅炉上,加热混凝土以防止结冰。此外,混凝土养护采用电加热法,大体积混凝土浇筑采用蓄热法,土壤覆盖保温。这些五花八门的土壤方法,让苏联专家傻了眼,原来也能做到这一点?

"尽管当时的条件非常困难,但每个人都充满了活力。"那段难忘的时光过后,黄兆銮非常怀念。用年轻人的话来说,当时他非常高兴。

与此同时,第一代热情高涨的建设者们在建设的同时也在学习。由于重工业是在那个时候发展起来的,运输是至关重要的,一汽决定先生产卡车。以苏联提供的gith150卡车产品设计图纸和全套技术资料为参考样品。干部、技术人员和工人要结合起来进行技术改造。

这样,工厂的建设和汽车的建设是齐头并进的。当时,在物质和资源非常匮乏的情况下,政府用国家的努力支持一汽的建设项目。由于第一代建设者的不懈努力,一汽建设任务终于在1955年底完成,三年建设目标提前六个月完成。

工厂成立后,毛主席终于从“解放”、“胜利”、“前进”等五六个名称中确认了“解放”为新车的名称。

(中国第一辆离线汽车照片:中国汽车新闻)

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1956年7月14日,工厂建成后六个月,正好是奠基仪式前三年,第一批12辆解放ca10卡车在一汽工厂正式下线,中国终于制造出了自己的汽车。

激动的人们触摸着刻有汉字的国产汽车,向车队投掷彩色纸花。那些没有纸花的人在车上撒了高粱、玉米和小米...在那个特殊的时代,第一辆汽车的降落使当时的人们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民族自豪感和对后者工作的热情。

同年,当解放卡车下线时,当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时,毛泽东说,“当会议召开时,能坐在你们生产的汽车上就好了。”

当时,由于朝鲜战争期间与美国的不良关系,国产汽车主要是解放前进口的美国品牌。后来,进口汽车主要来自东欧国家。有了自己的卡车,生产自己的汽车也应该提上日程。此外,在当时政治氛围浓厚的时代,领导人的话总能激起人们的热情和能量。1957年初,国务院第一机械工业部赋予一汽生产汽车的任务。

然而,一汽成立工厂时,并没有考虑生产汽车。这一切都是基于生产卡车的系统。制造汽车,基本上是从零开始的。当时,汽车生产仍然是“四无”,没有数据、经验、工具和设备。

一汽设计部门负责人石汝波和设计部门负责人严斌去北京寻找样车。在许多外国汽车中,最初选择的是法国西姆卡vedette。这是一辆普通的中档车,成本适中,符合当时的国情。回到一汽后,我们终于决定以这辆车为样本,开始制造第一辆国产汽车。

在样车的基础上,设计师大胆展示了自己的想象力,融入了中国传统的设计元素。汽车前部的标志是由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专门设计的金龙。龙的表面也镀上了24k纯金。尾灯的形状像古代宫殿中使用的红色薄纱灯。

发动机是由德国梅赛德斯-奔驰190轿车发动机的原型制成的。变速器是我们自己设计的三速机械变速器。底盘是指法国simca vedette的基本结构。

为了加快进度,各种零件的整体制造和加工几乎都是根据图纸手工完成的。为了满足这些要求,一些关键部件也是由不同规格的三角钢制成,以加工焊接轮胎模具。

制造汽车的厂房总是被丁玲的铿锵声击中。一旦汽车开动,工人们都陷入了困境。

(工人正在打磨车身照片来源:中国国家品牌网)

因此,与现在基本上完全机械和自动化的汽车制造模式相比,当制造汽车时,几十个人会围绕着汽车旋转,检查场地的底盘,安装轮胎,抛光车身。非常热闹。

这个制造汽车的突击队昼夜不停。最后,在1958年5月,一辆前面有金龙的国产汽车诞生了。当时,毛泽东对国际形势有“东风压倒西风”的判断,所以一汽给汽车起了一个响亮优雅的名字——东风。

(首辆东风汽车照片来源:网易汽车)

东风汽车被送到八大二次会议的前一天,汽车的前部用拼音写着“东风”。然而,中央政府办公厅主任表示,看到它后,很容易误解为外国车,最好换成中国车。于是一汽企划部主任李岚清连夜去灯市口寻找修理店的老主人,并在车前凿出“东风”这个词。直到那时,中国汽车才诞生。

东风轿车诞生后不到一个半月,为了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领导人被允许带着自己的高档巡检车去天安门广场,一汽接管了高档轿车的制造任务。

时间紧迫,任务繁重。当时,时任第一汽车厂厂长的李国先生说,制造汽车的时间紧迫,我们不能辜负人民的期望。当时一汽厂墙上的标语还写着:“乘东风,挂红旗,8月1日乘豪华轿车去见毛主席!”

虽然我们在制造东风轿车方面有一些经验,但制造一辆高档轿车并在一个月内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时一汽副主任孟绍农也组织成立了28支干部、技术人员和工人相结合的突击队,解决红旗豪华轿车的质量问题。

于是一汽轿车厂房里丁玲的哐当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比东风轿车的厂房更响更密集,更日夜不停。工人们还从吉林理工大学借了一辆美国克莱斯勒豪华轿车作为样车,并把它拆开了。数百个零件被一个接一个地放置,以供参考和比较。

同时,在打浆和制造过程中,我们也力求民族特色。例如,车头前的水箱格栅为折叠式风扇,两侧设有梅花窗格式的转向照明板,保险杠防撞块为云纹状。豪华轿车的外观和零件是由工人们敲定的。

虽然整个过程既简单又粗糙,但在装配过程中却非常费力。车身被撞毁后,工人们花了三天时间才把车身安装到底盘上。最后,1958年8月1日,一辆红旗豪华轿车诞生了,它配有v8发动机、电动车窗和电动座椅。整个过程花了33天。

(第一张红旗车照片来源:一汽官方网站)

在接下来的九个月里,工人们购买了福特林肯大陆和卡迪拉克,加上克莱斯勒,最后对红旗轿车进行了五项改进,正式命名为红旗ca72。在1959年的十周年庆典上,领导人终于登上了第一辆红旗游行车。

一汽先后打造东风轿车和红旗轿车享受胜利喜悦的同时,北京第一汽车配件厂1958年自主研发的井冈山轿车也进入中南海。上海的大众无法承受制造汽车的热情。当时,上海还建立了一个汽车装饰厂。最后,1958年9月28日,第一辆原型车组装完毕,命名为“凤凰”。汽车正面的凤凰形标志也从北到南面向东风轿车的银龙。

东风轿车、红旗轿车和上海凤凰轿车建成后,国内轿车的发展按下了快进键。1960年,中央政府交给一汽生产2000辆红旗ca72的任务,后来又增加了300辆。同年3月16日,红旗ca72汽车抵达莱比锡国际展览会参加展览。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专栏出现在《世界汽车年鉴》上,“红旗”成为了一辆世界级的汽车。

1963年,多家上海合资汽车厂正式投产,1964年2月,凤凰轿车升级产品上海轿车也推出。这辆车不同于红旗车,红旗车只能在副总理或以上级别使用。它解决了副总理领导下的干部对公务用车的需求。这基本上形成了当时一汽北车和上海南车的格局。

在尼克松1972年访华期间,美国国务卿坚持认为,航空车队应该来保护尼克松的人身安全。周总理回答说:“不,我们有你需要的所有汽车。”

我也是这么说的,但是对于当时的中国汽车工业来说,丁玲仍然在以最原始的方式制造汽车。1978年,中国汽车年产量为149,000辆,其中只有2,611辆是汽车。

为了改变闭门造车的现状,早在1971年,一个丰田代表团就率先访问了中国。1972年中日建交后,中国汽车工业总局派出12人代表团访问日本,对丰田进行了为期一个半月的考察,这也为合资汽车和技术的引进奠定了基础。

关键的转折点是邓小平1978年10月对日本的访问。看到日产的现代生产模式后,邓小平感慨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了解什么是现代化和现代化。感谢工业发达国家,特别是日本工业对我们的援助。”同年12月,邓小平实施了改革开放的重要国策,也吹响了汽车合资企业的春风。

当时,大众和丰田,包括海外汽车公司,都在争夺海外市场份额。当他们看到中国市场的大门敞开时,他们都举手赞成。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汽车公司纷纷出国,开始与海外汽车公司和进口汽车零部件开展技术合作。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了与国外技术的差距,他们引进国外技术的愿望变得更加强烈。

曾经以bj-212军用越野车闻名的北京汽车厂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北京汽车厂在完成支援越南自卫反击任务后,无力应对日益扩大的汽车需求。在著名企业家沈白坚的推荐下,BAIC与美国amc汽车公司建立了联系。经过多次沟通,双方都确认了合作意向。

Amc当时也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由于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石油危机,大排量汽车的销量低得可怜,而日本的小排量汽车非常受欢迎。Amc在美国多年来一直亏损,与BAIC的合作是振兴它的关键。

然而,中美两家公司都没有合资企业的经验,他们对双方提出的建议都摇了摇头。当时,中国也有许多反对者。对双方来说,牵手越过边境是极其困难的。双方在进口和生产哪些型号的问题上也陷入僵局。谈判者来了几次,去了几次中国和美国,向中央政府提交了不少于几百份文件,在此期间,他们几乎停下来死去。

最后,双方在1983年达成共识,北京吉普有限公司成立了!这是中国第一家股份汽车公司。BAIC拥有68.65%的工厂、设备和资本股份,而amc拥有31.35%的技术、知识产权和资本股份。

与北京吉普同时,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也成立。作为早期股份制汽车企业的创始人,上海大众还具有合资模式的功能。北京吉普是基于对军用汽车的需求,而上海大众的目标是联合生产汽车。其意义不言而喻。

"无产阶级和资本家能走到一起吗?"许多人提出了疑问,对于当时的环境来说,合资汽车是一种奢侈品,是资本家和薅羊毛的象征。这辆车能否生产在中国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最终这个问题直接传到了邓小平的办公桌上。1982年,邓小平指示“汽车可以是合资企业”

(中国第一辆桑塔纳照片来源:中国汽车新闻)

在排除障碍后,上海大众汽车公司成功地开始了它的业务。做出决定后,双方决定推出第二代帕萨特,在中国称为桑塔纳(Santana)。这辆车是大众最新最先进的轿车。1983年,上海牌汽车在旧厂房成功组装第一批桑塔纳。从那时起,桑塔纳的神话开始传播。

1984年10月10日,董事长兼一汽首任厂长饶斌与德国大众董事长哈恩博士在人民大会堂签署协议,正式成立上海大众。广州标致紧随其后。1985年3月15日,中法在广州签署协议,广州标致成为第三家合资汽车公司。

与此同时,随着春风的改革,中国的汽车需求也开始大幅增加。然而,红旗和上海的汽车产量不高,年产量不到5000辆。上海大众桑塔纳首次组装时,价格甚至更高。全国统一售价为145,390元,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费用,总计近180,000元,计划外价格高达250,000元,在当时几乎是天文数字。即使是最先致富的1万元家庭也很失望。

这导致了当时猖獗的走私,同时引发了一波巨大的进口浪潮。成千上万辆汽车涌入这个国家,带走了大量宝贵的外汇。据统计,仅在1984年,进口汽车的外汇就相当于中国汽车工业30年总投资的两倍多。

这也引起了中央领导的注意。当时中国对外开放后不久,中国的中外合资合作不仅缺乏外汇,而且缺乏知识和经验。汽车工业的发展更不受社会观念和书面文件的支持。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共中央首次明确提出“把汽车制造业作为重要支柱产业,争取更大发展”

1987年8月,避暑胜地北戴河最终在汽车业做出了一项重要决定。当时一汽、二汽和上海被确立为中国“三大”汽车生产基地,天津大发、北京吉普和广州标致被确立为“三小”生产基地。此后,建立了两个微型汽车生产基地。随着相关汽车生产企业最终获得牌照,中国汽车市场终于迎来了一场爆发。

到1994年7月,中国首次颁布了系统的“汽车产业政策”,并首次提出了“鼓励个人购买汽车”的指导方针。对汽车的需求已经释放,企业的禁忌也逐渐开放,这也使得更多的合资企业开始涌入中国。

20世纪90年代,一汽大众、长安铃木、SAIC通用等众多合资企业诞生并创造了一代记忆汽车。然而,遗憾的是,在此期间,私营汽车公司被排除在汽车之外,以市场换技术的政策被视为享受利益的标准。然而,就核心技术和三大组件而言,中国的汽车企业仍不明朗,一些车型的本地化率甚至更低。

合资品牌的遍地开花,再加上进口汽

辽宁11选5 甘肃11选5 五湖四海全讯网 四川快乐十二

上一篇:这座城越来越“聪明”
下一篇:东旭光电子公司旭虹光电推出耐摔玻璃 抗落摔高度提升逾5倍

© Copyright 2018-2019 finaliga.com 乐群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